财新传媒
2019年01月24日 09:42

时代的漩涡——发展模式的内外冲突与百年国运的新旧激荡

时代的漩涡——发展模式的内外冲突与百年国运的新旧激荡
文 | 赵建 西泽研究院院长、济南大学教授
 
2017年,全球似乎还沉浸在走出后危机、迈向新周期的歌舞升平之中,2018年的全球形势却陡然变化。倒不是说这一波回暖行情是重新走向危机的回光返照,但是2018年密集发生的种种事件和金融市场大幅波动,的确让人更加清晰地听到了冰山断裂的声音。于是,此时将2019年置于一个宏大叙事的语境,可能是最近十几年最难苛刻指摘的时候。
 
对于这一连串事件,高频经济数据的时间序列解析已经苍白无力,深度的洞察需要从中国百年激荡的大历史演进和不同时代的冲突中寻找底层代码。如果略嫌历史冗长,那也至少回溯建国后70年、改革开放40年。在中国......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22日 16:04

当安全和防风险开始成为第一主题,未来要发生什么变化?

——解读省部级风险防范研讨班讲话
本文根据赵建在西泽研究院内部“政策形势紧急交流会”上的发言整理。
改革开放四十年,基本的发展思路和模式总体上基于一个前提:和平与发展是第一主题。在这一前提下,渐进式改革、扩大开放、放权让利、不争论、先富带动后富、摸着石头过河、黑猫白猫论等,都是逻辑自洽的。在“经济临近崩溃”的基础上,自然优先鼓励大家先干起来再说,集体主义、国家主义被解构,个人主义、私营经济、商业和经济学成为显学。发家致富的雄心和标杆效应一旦激发出来,整个华夏大地就一发不可收拾。这是中国经济增长奇迹的微观动力,也......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0日 15:53

塑造研究型人生,写一篇很美的报告

真正的研究者,并不是因为研究能带来多少快乐,而是不研究不写作就会很痛苦。宫崎骏说“好作品永远是麻烦的”。喜欢做研究的人,人品应该不错,因为研究工作在这个喧哗的时代,是挣不来大钱而且最需要理想和情怀的。
 
一,做研究的人生是性价比最高的
 
做研究的三大好处。第一是抓住了时代红利,只要写出好的作品,英雄不问出处。几千年来,知识分子一直是垄断阶层,他们把文字弄得太清高了。西方在历史上也是,教会垄断了文字也垄断了知识,只有他们具有上帝话语圣经的解释权。印刷术改变了这种情形,印刷术造就了那个年代的知识阶层。现在,互联网信息革命,移动互联......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7日 09:38

凛冬加深,还能继续假装干银行吗?

——新银行三部曲之一
 
作者赵建,曾写过银行三部曲《存款立行,谁来立存款——后利率市场化时代银行生存秘笈之一》《凛冬已至,还有多少银行人在假装干银行》《利率市场化——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银行人》。本文是赵建教授与一家银行行长交流后形成的访谈纪要。
 
只有理解中国的银行,理解它们的行为逻辑和资产负债表才能深刻理解中国的宏观经济。如果去年年初走走银行,你会发现严监管一定会引发明斯基时刻——
 
商业银行干了太多政策性银行的活儿,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31日 11:26

新年致辞:在时代的漩涡里找到自己

2018年是漫长又短暂的一年。
 
漫长的,是那些不断上演的宏大事件,你我虽置身事外也感觉度日如年;作为吃瓜群众,焦虑地等待一次又一次的开场,却永远猜不透故事的结局。于是,彷徨中的我们,活成了自己的独角戏——仿佛每一天,都是在等待戈多。
 
短暂的,是身边的悲欢离合,永远欠着曾经的许诺——离别没有好好说再见,重逢却总是太遥远。无论多么的信誓旦旦,在彼此的故事里面,却总是关山难越、萍水相逢,说好的再见却是一次次的再不相见。一年就这样过去了,你我近在咫尺,却依然隔着时间的河流遥望——直到头发斑白,直到时间都去哪儿了。</......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24日 16:22

十天内三次重大会议释放什么样的信号

——政策已亢龙有悔,市场当终日乾乾
“凡是市场能自主调节的就让市场来调节,凡是企业能干的就让企业干”
——习近平在2018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12月13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召开;12月18日,举国隆重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12月20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不到十天内中央召开三次重大会议。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间关口,这三个跨年代、跨年度和跨月度的会议交叠在短短十天内,对于即将收官2018和布局2019的经济具有重要的信号指向意义。
 
越是重大的会议,发布的......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24日 09:40

拐点的临近——全球的“明斯基时刻”与中房美股的世纪对决

拐点的临近——全球的“明斯基时刻”与中房美股的世纪对决
金融危机就像一个外星人,当他再次光临地球的时候,各国之间只能摈弃前嫌一致对外。除了这一点,全球当前似乎很难再找到共同的利益和目标。
周期在层层嵌套和错落交叠中形成跌宕险峻,个体的技术性策略再精明,也终究抵不过趋势的大变局。这一点在2018年,对投资者来说,应该是多么痛的领悟。因而,我们需要在高频的宏观数据背后,寻找更加深度和长期的逻辑和动因。
 
2018年,全球经济处于“三个周期叠加+一个大幅扰动”的交汇之处:长期康波衰退+中期朱格拉见顶+超级债务周期衰退+中美关系变局。各大风险资产的波动不过是在这一大气候变迁下的价值重估。理解今......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7日 14:51

《摘金奇缘》:用奢华的光影,讲述最真实的感动

《摘金奇缘》:用奢华的光影,讲述最真实的感动
 
看完《摘金奇缘》,从电影院走出。迎面是南京西路,华灯初上,人流如织。冬天的冷雨,一点也不认真,仿佛是为了将电影中的场景延续,童话式萌萌哒的飘。霓虹、咖啡、香水,以及奢侈品店里的珠光宝气,在蒙蒙的细雨中,构成了老上海特有的光影和味道。这让我更加流连在电影的情节中不能自拔。
 
一部很宏大的电影,在我的定义里堪称大片。大片之大,不在于特技和视觉冲击,不在于明星和制作费用,而在于,她是否在你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在你的脑海中引发了临视深渊两两对望的深思。有太多的电影,花费巨资用在了明星巨星和特技制作上,却忽视了作品本身的精心打磨—&md......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1日 09:36

复杂形势下的财富管理:新挑战与新使命

今年以来,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股票、外汇、高收益债等风险资产大幅波动。综合来看,全球经济可能正在走向一个“低增长+高波动”的新环境,这给财富管理行业带来了新的挑战。中国金融体系在高速发展十几年后,也进入了金融深化、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国际化的关键时段,财富管理市场中迅速崛起的“中等净值客户”成为新的“蓝海”。同时在政策层面,资产新规带来的制度重构,标志着中国财富管理行业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环境,也带来了新的挑战和使命。
 
1 当前全球财富管理行业面临新变局
 
财富管理是个很广义的概念,包括所有与财......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3日 09:31

私募清盘、投行待业、资管休假、银行纠结|从当前金融行业看2019年宏观大势

文 | 赵建
一、去杠杆后的产能过剩:迷茫中的金融人
马上进入年底了,对金融业来说今年有点不寻常。金融去杠杆第三年,有很多效应开始显现。前面我写的报告《中国式去杠杆:演进历程、内在逻辑与问题反思》梳理了去杠杆的四个阶段:市场化去杠杆、行政式压杠杆、阶段性稳杠杆和结构性加杠杆。现在处于一个对过去监管政策的扬弃和修正阶段。但是很多效应已经显现了,而且比较严重的问题是,金融去杠杆,开始从去影子银行和货币资产,慢慢转变为去人力资本。金融机构面临着大量的产能闲置压力。同钢铁和煤炭行业当年去产能就关掉不合格的炉子和裁员一样,这次金融去产能已经深化到金融机构的成本函数底限。
......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3日 09:36

中国式去杠杆:演进历程、内在逻辑与问题反思

中国式去杠杆:演进历程、内在逻辑与问题反思
文 | 赵建 西泽研究院院长、济南大学商学院教授
引言:
今年中国大类资产定价的核心宏观因子有两个,一是过去两年金融严监管积蓄的紧缩势能,已经在流动性层面引爆;二是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基本面的长周期冲击,引发的是宏观损益预期的系统性重定价。前者的集中反应是股权质押引发的股债双杀,后者则主要体现到心理面以及即将到来的“黑色年报行情”。
 
种种迹象表明,总量型去杠杆已经结束。这里需要说明的是,监管层的本义从来都是结构性而不是总量型去杠杆,但触发的结果往往是先去掉信用最外围,也就是民企等流动性最脆弱的那一层;而平台国企等内含政府信用的杠杆反......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6日 13:51

撑起大国金融的脊梁——读《中国上市银行分析报告2018》

文 | 赵建 西泽金融研究院院长、济南大学商学院教授
 
2018年是中国经济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国金融改革开放40周年。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中国建立现代经济体系的进程,也就是货币金融持续深化、持续市场化的进程。商业银行作为中国金融体系的主导力量,在支持经济发展和资本积累,推动工业化、城镇化进程等方面,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中国用四十年的时间向全球讲述了一个“经济增长奇迹”的故事,也向全球讲述了一个“大国金融崛起“的故事。
 
过去四十年,也是中国银行业改革的四十年。可以大致分为四个阶段:上个世纪80年代,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5日 15:03

A股之伤:什么样的“春天”才配得上这一年的遍体鳞伤

A股之伤:什么样的“春天”才配得上这一年的遍体鳞伤
本报告属于“中国大类资产定价逻辑”系列研究。
文 | 赵建 张鹏 杨刚 陈岩
“现在股市和天气正相关,刚刚入冬就感受市场有点冷,过完冬天,春天就不远了。”——证监会主席 刘士余
2018年是股票市场极其惨烈的一年。我们发表的一系列研究报告认为,这是由股权质押爆仓叠加投资者恐慌情绪触发的一次中型流动性危机。而更加深层次的原因,则是过去几年金融周期与经济周期背离下,由金融去杠杆叠加外部冲击导致的断崖式金融周期衰退。近期大幅下跌的货币信贷和社融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详细报告请见《春天还有多远,韭菜还有多长》)
 
然而,经......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2日 09:57

民企贷款“大跃进”,但救急不能救穷

作者: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济南大学商学院教授;张鹏、高玮,西泽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央行营管部联合多部门召开“北京地区民营企业融资座谈会”。座谈会上,10家银行和证券公司代表向北京金融同业发出倡议:增加民营企业信贷投放,对暂时遇到流动性困难,但有市场、有前景、技术有竞争力的民营企业不抽贷、不断贷。
 
这是政府为了缓解民营企业的流动性困难的再次发声,一个多月的时间内,中央政府先后有5次谈到鼓励民营经济发展,帮助民营经济度过暂时的危机。
 
11月1日,总书记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专门听取民营企业家的意见建议,并就支持......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2日 09:28

不折腾,就是对民企最大的支持

不折腾,就是对民企最大的支持
作者: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济南大学商学院教授
 
大浪淘沙,中国正处于经济转型的三峡。民营企业,从过去的边缘人、局外人,变成改革开放的受惠者、自己人,是推动中国经济增长奇迹的重要力量。然而在经济三峡大转弯的关口,周期敏感度极高的民营企业正在进行一轮必然而又残酷的优胜劣汰。加之各种产业、金融政策的不确定性,以及政策执行过程中的摩擦和扭曲,民营企业往往一不小心就成为宏观经济波动的牺牲品。但是民营经济具有足够的韧性和创造力,只要环境不折腾、不瞎折腾,埋头聚焦实业、有核心竞争力,不乱加杠杆和随意扩张产能的民营经济,就能自身实现高质量的增长。
 
......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9日 09:34

科创板——增量改革的边际效用将衰减?

本期为【西泽知乎】栏目第四期。我们收集了这周读者的部分疑问并作答如下。
 
Q1:都说股市是经济状况的晴雨表,但为何中国十年来GDP总量近乎翻两番,而上证指数仍原地踏步,并且波动巨大而且呈现出明显的周期性,是否说明中国的资本市场有其脱离国内经济状况而独立运行的一套规律?这种规律是什么因素造成的?例如,如果说08股市低迷是全球金融危机导致,那么我认为15年的牛市和之后的多次股灾则完全不是经济状况的正确反应,因为国内经济并未在几年内出现如此巨大的波动。
 
赵建:中国股市大部分时间不是中国经济的晴雨表。因为股市作为一种二级市场,受到四个大宏观因子干扰:经......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5日 09:37

消失的信用:从央妈到民企的距离有多远

消失的信用:从央妈到民企的距离有多远
文 | 赵建(西泽金融研究院院长、济南大学商学院教授) 张鹏 胡晨曦 高玮(西泽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今年以来,央妈的金融去杠杆政策似乎开始转向。从4月份开始,已经接连降准三次,累计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250个基点。然而,即使这种宽松的力度,似乎也没有拯救资金饥渴中的民营和中小企业,以及股权质押爆仓和即将爆仓的民营上市公司。从央妈到民企之间的距离,为何如此遥远?
 
我们需要明白的一个常识是,在信用货币制度下,流动性的背后是信用,也就是贷款(再贷款)创造存款(准备金)。而信用的背后是信心,如果没有信心哪个企业会贷款扩大投资?
 
中国当前正在......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2日 15:57

有多少政策可以重来?有多少杠杆可以再加?严监管政策是否已彻底转向?

本期为【西泽知乎】栏目第三期。西泽研究院院长、济南大学商学院赵建教授本周相继接受了路透社、南华早报、香港经济通通讯社等媒体的采访,同时我们也收集了这周读者的部分疑问并作答如下。
Q:在大部分市场人士看来,去杠杆方向是好的,可以出清一批僵尸企业,但好像没坚持住,又一拨就救回来了。银行真的会因为政策的呼喊,向民企或者投向小微加大放贷吗?
 
赵建:其实坚持主业没有盲目加杠杆的民企现在有些活得还可以。实际我们认为,中国现在处在一个流动性的危机中,民营小微存在整个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实际上很多已经都断裂了。有些民企是上市公司,它可以通过股权质押获得一部分信用。在资本......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5日 09:35

一将功成万股枯,运去英雄不自由——大国金融的破碎与重生

作者:赵建 西泽金融研究院院长 济南大学商学院教授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发展中国家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险滩,要看能否实现金融周期的软着陆。对待一个大国金融,应该比烹小鲜还要谨小慎微。金融有其自身复杂的规律,工业化时代那种线性管理方式——运动式集中式管理,是不适合的;金融行业会带来信用污染,透支子孙信用空间,因此对职业素养要求极高。过去几年,金融行业门槛太低,尤其是P2P等业态,打着互联网金融创新的名义做投资,造成了逆向选择搅乱了金融生态。而银行业等传统金融,依然是营销和关系主导,在资源配置向国企和平台的惯性倾斜下,专业能力也在不断退化。对待金融,我们十分不严肃。中国金融......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8日 14:33

春天还有多久,韭菜还有多长——从金融周期衰退看当前的流动性危机

春天还有多久,韭菜还有多长——从金融周期衰退看当前的流动性危机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济南大学商学院教授) 张鹏(西泽研究院研究员)
过去几年,我们“被割韭菜”的根本原因,是因为自己的懒惰和焦虑,过多的沉浸在碎片化的快餐知识里,缺乏耐心和时间去学习真正的经济和金融知识。要保护个人和家庭资产负债表,需要从理解这个金融世界的真相开始。西泽金融研究院推出系列深度研究报告,希望能为各位读者“家庭防风险攻坚战”提供智力和知识支持。
 
摘要:2014年美国退出QE是全球金融周期的一个重要拐点。此后中国的股市、汇市、大宗、债市陷入轮番震荡时段。尤其是接连不断的股灾,给投资者带来难以磨灭的创伤。我们认为,当前中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