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建 > 赵建:泡沫之王走下神坛,风险资产将先从金字塔顶消融?

赵建:泡沫之王走下神坛,风险资产将先从金字塔顶消融?

加密数字货币是数字化时代最令人追捧的另类资产。如同每一次货币大脉冲总是让另类资产比如古董、玉石等涨得最疯狂,也跌的最惨烈,这次大疫情形成的货币大脉冲,也会让所有的风险资产大起大落。比特币作为一种波动极大的另类资产,往往也是二阶拐点的信号——因为它对流动性和市场情绪极度敏感。
5月19日晚间,数字货币市场上演“大屠杀”,比特币、以太坊、狗狗币一众加密货币惨遭血洗
 
从大类资产的金字塔结构来看,最顶尖的另类资产是一波周期里面最后疯狂的,但又会是最先大跌的。然后伴随着通胀预期与货币收紧的担忧,全部风险资产在一场疯狂大涨后开始消融(melt down)。这是每次大放水后的基本规律,有脉冲就有回落,怎么走向神坛的就会怎么跌落下来——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对比特币们本身价值的否定,那些长期持有者而非炒作者仍然会抓住这个时代红利,加密数字货币是这个数字时代最稀缺的古董,重新进入金字塔顶尖只是时间问题。
一顿暴跌后,加密货币市场总市值较高点下降了1万亿美元
 
加密数字货币的疯狂,让我想起2010年次贷危机后的全球大放水(与现在比是小儿科)。我一个同事的老家盛产某种石头,过去平常的时候无人问津,这些石头用来铺路牙。2009年四万亿后流行炒石热,这些石头竟然都被炒上了天,以至于路牙子的石头都被挖走好多。然而好景不长,2012年后大通缩,这些石头又逐渐回归了铺路石的本原。
 
类似古董、玉石等这样的另类资产,在货币大放水的脉冲里,价格涨落往往最疯狂,也最脆弱。因为他们是非标准化的,圈层化的(比如币圈),在一个特定的范围内很容易被炒的大起大落。比如一块特殊的石头,拥有者可以定价1000,也可以定价一万,甚至是十万,一百万。反正是有价无市,是账面价值。在一个缺乏深度和广度的市场里,某些非标准化的资产价格的确容易疯涨疯跌,尤其是还加了杠杆。
 
加密数字货币已经经历了几次这样的大涨和大跌,涨的时候异常疯狂,几个月内成倍大涨,让其它资产相形见绌,以至于大量的炒家从传统的抗通胀资产黄金转到这个被称为数字黄金的领域,导致比特币们在疯狂大涨的时候黄金一直低迷横盘。然而最近大类市场出现了一个相反的景观,就是过去半年涨势疯狂的数字黄金——加密数字货币开始大跌,但真正的黄金开始持续上涨。
最近几天,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数字货币大跌最高大约到50%,虽然昨晚大幅反弹;同时黄金涨势非常强劲,自三月份以来一直稳步上涨,伦敦金现从两个多月前的不到1680美元左右,已经涨到1880美元,涨了200美元左右(市场价格不断变动)。这种背离意味着什么,是不是市场的资金流向和叙事结构开始发生变化,投资者开始抛售数字黄金,加仓真正的黄金?这个风险配置大轮动的背后有着什么样的逻辑?另外,整个风险资产都在大幅调整,石油、铁矿、黑色等最近几天也在大幅波动,是不是周期类资产的大趋势拐点已到?
 
首先明确的一点就是全球货币大宽松的二阶拐点,即增长率的增长率临界点已经到来。虽然货币之母,全球流动性洪灾的发源地美联储还不松口,拜登财政端的近两万亿美元还箭在弦上,但随着经济逐渐复苏,尤其是四月份超预期的高通胀率,都开始让聪明的投资者提前做出反应。最近一次美联储货币政策会议,委员会成员们开始认真讨论缩减QE的事项,这在大疫情后尚属首次,这足以引起市场情绪的大变化。而最先做出反应的,当然是处于风险金字塔最顶端的另类资产——加密数字货币,这个数字时代涌现的最核心的另类资产。
美国4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报告发布,美国4月CPI同比增4.2%,录得2008年9月以来最高值
 
我在一篇较早的文章《 风暴眼中的比特币》里已经做出定义——比特币难以认定为货币,而是一种高风险的另类资产,类似某种稀有的古董。古董和比特币们相似的地方都是稀缺的,古董是历史稀缺,比特币是未来稀缺。因为未来的供给量非常透明,全球比特币的供给量不过就2000多万枚,在多次减半后现在已经更加稀缺。这种算法上透明的公开的稀缺性,导致了多次抢购恐慌。而马斯克等大V们的叙事助力,又进一步加剧了数字货币的恐慌和疯狂。在人类货币肆无忌惮的大洪水中,比特币就像一棵救命稻草。
 
比特币供给的有限性与美元等纸币供给的无底线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用比特币来衡量美元的价值,最近十年美元已经缩水到了近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从这个意义上,数字货币虽然不是货币,但是却代表着一种反抗传统货币威权体系的一种精神。为什么比特币诞生在货币大放水、MMT集大成者的日本,诞生在安倍经济学的超级大宽松甚至负利率里,这是一个在货币思想史上值得深思的问题。
 
比特币可能是这个泡沫时代最强大的金融叙事。叙事在货币金融学里绝非贬义,现代信用货币本身就是一个强大的信用共识和叙事。然而,在叙事经济学的框架里,信息冲击会变得异常重要。当碳达峰、碳中和的主流叙事开始对加密数字货币的高耗能,防风险、反洗钱的主流叙事开始对它的合规性,都产生质疑的时候,原本被积极认定的叙事心理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一场大反转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比特币的牛市中发生过多次。
 
因此,在监管的联合绞杀下,加上预期和情绪的微妙变化,获利盘的过度累积,泡沫之王又一次走下神坛,这个不过是四五年前故事的重复,但并不没有抑制住人们在货币洪水中寻找财富诺亚方舟的渴望和勇气。当前值得我们思考的是,数字另类资产的暂时崩跌,是局部领域的大拐点,还是整个风险资产谱系的大拐点?货币和信用大脉冲引发的疯狂泡沫之后,往往是一次大的水位回落;大通胀被炒过度了,往往就走向大通缩的反面 ,2009—2012就是这样的故事。反者道之动,比特币们走下神坛只是一个信号,接下来可能会沿着金字塔结构蔓延到全谱系。这个我在年初的报告《 赵建:2021宏观展望——脆弱的复苏,危险的泡沫与极化的世界》里已经做出警示。
 
(图源:百度,stocksnap.io)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