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建 > 从金融严监管到金融业供给侧改革的政策思路与基本逻辑

从金融严监管到金融业供给侧改革的政策思路与基本逻辑

从金融严监管到金融供给侧改革,这一话语体系的转变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从“破”到“立”的过程。
 
今年股债等大类的研判,恐怕要沿着金融业供给侧改革的主线来展开。防风险攻坚战已经打了三年,硕果累累同时也遍体鳞伤,过去采取的思路主要是破,现在是又破又立的时候了。结合中美贸易战和国内金融产能的局势,开放是金融业的一大主题。在现在这个金融形势下,外资凭什么愿意进来,那就要打扫好屋子再请客,这就是金融业供给侧改革要做的事。
 
或许商业银行已经完成了他的时代使命,为工业化城市化等抵押品密集型行业融资,但是新的抵押品在哪里?中国新时代新动能新产业需要的是真正的投行。而从商行到投行的演化过渡期,存在一个怪异的物种,叫影子银行。
 
一、金融业供给侧改革是防风险攻坚战的新阶段
 
防风险攻坚战,金融去杠杆,严监管等词汇从2016年流行并频繁出现在各大媒体和报告。这是我们体制的特征,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重大的公共和国家问题,都可以通过攻坚战来解决。三大攻坚战:风险,环保,扶贫,动员的比较厉害,从中央到地方一条线下来,取得了明显的效果。这个明显,有好的,也有副作用。这种中央地方的层级体制下,执行效率高,但一刀切扭曲执行的问题也不少。这是当初邓小平,还有十八大报告中这代领导人,都已经明白并要着手解决的,也就是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
 
重病下猛药,一刀切的治理也情有可原。但是要有底线,不能总是这么猛,市场也承受不了。大家说的去杠杆,缺乏信用保护的民企和中小微成了牺牲品,缺乏国家刚兑的上市民企成了牺牲品。在去年十月份之前,恐怕政策层还没意识到,十月份股汇连环叠加杀跌的时候,政策面开始亢龙有悔了。用交易的语言来说就是政策层反转了,但是这个反转不是结构上的,而是货币上的,也就是央行的宽货币。结构上呢,就是所谓的金融供给侧改革,可以说是防风险攻坚战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从金融严监管到金融供给侧改革,话语体系的转变意味着什么?很多研究报告及时进行了解读,但似乎没有注意到在时间和逻辑上的关联,包括中美贸易战的扰动,包括经济周期性下滑,尤其是民营经济的相对收缩。我认为高层对现在的金融业尤其是银行业是不满意的。本来是希望严监管后破而后立,结果发现破是破了,没有立,民营经济成了牺牲品,股市成了牺牲品,传统银行业在抵押品不足和不良恶化的情况下已经无法很好的服务实体经济了,那怎么办,中国经济还要向前走,还要高质量发展。过去三年严监管的任务基本完成了,那就进入下一个阶段。
 
所以,金融供给侧改革的立意就是一个“立”字。不适合这个立的,就是过剩产能,就是出清的对象。立什么样的银行什么样的金融机构呢?很简单就是那些能支持实体经济能带来就业和高质量GDP,别给国家添麻烦的。那些没有办法服务实体经济的落后产能,我看今年就可能有很大的变化。很简单,你的股东是国家,国家需要实体经济稳定就业稳定社会,你做不到这些就是浪费国家资源。改革就是甩包袱,大家都很现实的。
 
新阶段的另一个特征就是金融反腐。金融腐败太厉害,查查那些过去几年倒腾债券的,倒腾票据的“倒爷”,跟改革初期倒腾钢材有什么区别。钢材还是大宗,毕竟数额有限。金融物资一旦倒腾起来,那真是危害国家安全。前一阶段某银行资管部老总被查,我觉得可能会带出一大片。这个就不多讲了,我是支持金融反腐的。与影子银行相比,金融违规和腐败才可怕。像股市里面,违规成本很低,罚个几百万,人家获利几个亿,这个处罚不就是明文定价和卖断了违规风险吗?我相信在金融供给侧改革的指示下,在易主席新官上任三把火下,加大金融反腐,还金融行业一个风清气正,股市涨起来也踏实,我们做研究的也有点价值。否则你研究半年,人家倒两手就赚大钱,你还研究啥啊。人都招不到,年轻人都去做倒爷去了。
 
二、可以类比钢铁行业的供给侧改革吗?小钢厂关闭,行业集中度提高
 
前几天跟一个小行的行长聊天,突然觉得银行业的供给侧改革有点像钢铁,煤炭等传统产能过剩行业。这位行长说,最近几个月国有行拿着钱,以低于市场几百个bp的价横扫优质小微客户。他们是一家刚过百亿的当地农商行,本来以8%左右的价做了一大批优质小微。最近几个月以来,原来不染指小微的国有银行开始大打价格战,利率不到5%,整个市场完全乱了。当地的优质民企本来就少,而且最近环保治理和各种检查下又倒了几家。现在国有银行为了完成任务都争着给他们贷,过去那种过度授信撑死人的问题恐怕又要出现。小银行根本没法竞争,人家国有行的钱是央妈低价支持的,那么低的价怎么算都赚钱。小银行怎么办?一季度营收预计要下降三成,这么下去恐怕要关门。
 
小钢厂,小煤矿关停,提高行业集中度,这是钢铁煤炭等产能过剩行业供给侧改革的一个结果。结合上面的故事,大家就疑惑金融业供给侧改革会不会也是要关停小金融机构。毕竟小金融机构,比如一些P2P,小投资管理公司,也是在制造污染,风险也是一种污染,而且更严重,污染的是信用,是社会稳定。但是,主席讲话中又提出发展小型金融机构,增加中小金融机构占比,怎么理解?我觉得是要发展专业合规的金融机构,有安全生产标准的金融机构,一些能为小微民企创造信用的金融科技公司。我认识一家山东的金融科技公司,搞了一套基于物联网的风控系统,为原来没有办法提供抵押品信用的小企业提供大数据信用,原来没法贷,银行不敢贷,现在敢贷了。我觉得中央是要发展这样“雪中送炭”的第三方金融科技机构,你们应该去做个采访。传统的商业银行可能不太好自我进化了。
 
中国新动能、新兴产业需要的是真正的投行。投行是资产端,只有投行才能制造优质资产。中国影子银行最大的问题是在没有把真投行做起来的前提下就大做资管,资管募集来的资金都去哪了,没有好的资产,哪有什么财富。说是资产管理,实际上哪有什么好标的资产,穿透到最后都是平台和房地产。新兴产业的资产呢?在哪里?没有投行,没有真正懂行业技术和市场前景的投行人,你让一帮银行关系户去做投行?大家都在负债端折腾,没有资产都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我觉得金融业供给侧改革就是要培养真正的投行。
 
但是,荒诞的是,过去几年搞了一大堆假投行,假资管。这就是影子银行,我们做了一个中国金融机构演化模型,我们觉得这样的制度架构,影子银行是必然的,是介于商业银行,投资银行之间的过渡物种,但是能不能真正过渡到真投行,我看是要看这次金融业供给侧改革的了。这些假投行,假资管人士,西装革履意气风发的拿着天量年薪,还真以为自己是投行人,自己类比华尔街精英,实际上差十万八千里。我觉得,金融供给侧改革就要改他们,否则真投行真资管永远起不来。供给侧改革就是要改变劣币驱逐良币的事情,给专业金融机构,专业金融人士真正的尊严。
 
三、过去金融业的门槛太低了,比网约车还低,网约车还需要驾照呢
 
过去几年,我从没见过如此低门槛高收入的行业,可以说基本不用啥学历。随便个人想办法做套劣质的系统就开始搞P2P,靠的方法就是高息忽悠金融知识匮乏的中老年人。实际上资产都不知道在哪里,只是在资金池里瞎折腾。或者瞎投一些资产,到最后发现自己的风控能力还不如不投,就靠资金池的庞氏结构折腾。其他的一些小投资公司,民间借贷差不多都是这么个道理。出现这个现象的原因,一是货币宽松,流动性泛滥,出现了资产荒,有钱没有地方投;二是政策宽松,鼓励双创和新金融业态,结果被钻了空子。
 
这些小伪金融机构当然只占少数,大的问题是实体企业金融化房地产化,一些制造业企业也都开始金融化。他们依靠信用优势,从银行批发廉价资金,然后做投资公司,投资放贷,坐吃利差。地方政府的财政也金融化,搞了一大批金控集团,实际上就是新的融资平台,借来的钱供财政用,甚至借钱发公务员工资。我曾跟一个著名的快消品公司的管理层聊,他说这个公司的主业已经不赚钱,现在就靠这个公司的品牌从银行低价融资,财务公司拿着这些资金投资放贷,做房地产来赚钱。制造业金融化和房地产化的现象非常严重,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投资公司,各种基金,他们躲在影子银行里面赚钱,但人又不专业,污染社会和国家的信用。这是严重影响国家金融安全的。
 
门槛很低,鱼龙混杂,对天天想着赚钱发财逆袭的中国人来说,还有比金融业更好的捷径吗?有些小孩刚毕业糊里糊涂进入财富管理公司,碰上好行情了年薪过百万甚至几百万,自己都发蒙。金融业应该是让这个国家最有职业素养的人去做,这里不是道德说教,这里的职业素养是真正的懂金融,热爱珍惜自己的行业和名声,是打算长期做而不是涸泽而渔随时捞一笔割韭菜然后跑路。金融严监管已经打掉了一批,但是没有培育出新的真正的P2P,新的服务民企小微的金融机构。我觉得金融业供给侧改革,是成立一些这样的机构。所以才明确提出增加中小金融机构的占比和数量。
 
四、出清过剩产能,加强金融业的基础设施建设,参与到全球化竞争中去
 
金融严监管是破,金融供给侧改革是立,或者有破有立,以立为主。金融供给侧改革,全称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站在结构主义的范式内,结构不好的条件下加量,整体容易坍塌。所以要先把结构搭好再鼓励扩表。什么结构,主要有三个:
 
一是银行的表内外结构,表内是一个景观,清晰可见,一切都在监管视野之内。表外也还行,毕竟也在账上。搞不清楚的是那些表表外,就是靠抽屉协议做的影子银行,连账都不计清楚,或者套用别的科目,这个结构要理顺。资管新规主要针对这个。
 
二是金融机构的期限和杠杆结构。资产荒的环境下,利差稀薄,必须靠规模放大,拉长期限和杠杆来稳住营收。这样久期绵延悠长,杠杆层峦叠嶂,金融业一片险峻巍峨,稍有不慎就有崩塌的危险,多米诺骨牌寄托于央妈的一念之间,动不动就钱荒股灾,系统变得越来越脆弱。这也印证了扭曲的结构上加量是危险的。
 
三是金融业的总供需结构,服务旧产业旧动能的金融产能过剩,服务新产业新动能的金融产能不足。习惯了抵押品,政府信用,土地财政,再去做专业要求高,成本需要精细化管理的领域根本就不会做。不是不想做,是没有能力和队伍做。就像国军在城里舒服惯了,你让他们到农村山林作战,让陆军打海战,肯定打不了啊,再先进的设备和队形都不行,不是一个兵种。这就是结构性过剩,金融业供给侧改革该的是这个,是要出清一部分产能的。
 
怎么搭好结构?一刀切的砍影子银行已经证明不是办法,这是严监管1.0的做法。做完严监管2.0,金融供给侧改革,我觉得主要应该在基础设施上下功夫。金融最大的基础设施是什么?不是支付结算托管等硬件,而是法律,税务,财务等游戏规则,是软件。我觉得新时代的金融,要做到逐渐在边际上以投资银行为主导,必须完善这些游戏规则。因为投资银行,资产管理,家族信托等,需要完善的法律税务财务处理体系。你这个完善不好,就像有了兰博基尼,没有高速公路也白搭。
 
在这个意义上,反腐比砍影子银行可能更重要,还金融业一个风清气正,坚决重拳出击一切违法违规行为,把道路清理干净,房子打扫干净,把基础结构做扎实,在这个基础上再加量,才是所谓的高质量发展。
 
还要把金融业供给侧改革放到中美贸易战,中美关系重构的角度。中美贸易谈判如果顺利,金融业会加快开放,金融业的标准也要与国际对接,国内的这些金融机构要在全球化的背景之下竞争,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是真正的银行家还是皇帝的新装,可以通过对外开放来证伪。在家里称王算什么,还要在金融战中检验实力。总之,相对于实体经济,金融业的改革和开放都是严重滞后的。所以主席提到的金融业供给侧改革,我倒是愿意看做是在金融体系吹响改革开放的前进号角。
 
本文为赵建院长接受某报社记者采访发言整理。系西泽研究院“金融业供给侧改革”的研究系列之一。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