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建 > 当安全和防风险开始成为第一主题,未来要发生什么变化?

当安全和防风险开始成为第一主题,未来要发生什么变化?

——解读省部级风险防范研讨班讲话
本文根据赵建在西泽研究院内部“政策形势紧急交流会”上的发言整理。
改革开放四十年,基本的发展思路和模式总体上基于一个前提:和平与发展是第一主题。在这一前提下,渐进式改革、扩大开放、放权让利、不争论、先富带动后富、摸着石头过河、黑猫白猫论等,都是逻辑自洽的。在“经济临近崩溃”的基础上,自然优先鼓励大家先干起来再说,集体主义、国家主义被解构,个人主义、私营经济、商业和经济学成为显学。发家致富的雄心和标杆效应一旦激发出来,整个华夏大地就一发不可收拾。这是中国经济增长奇迹的微观动力,也是政策一放就乱的内在原因。
 
基本前提决定了高层的思路。如果认为世界大战马上就要打响,国家处于极度不安全的境地,那整个政策思路又会是什么?这就是毛泽东时代的政治学行动逻辑,归根到底就是战时模式。国家主义、权威主义,反右反修正主义,强化举国体制;产业政策上加强重工业和军工,加强集体行动的动员;尤其是1960s,中国处于苏、美的双重威胁下,极度不安全,甚至开始向西部进行“三线建设”,乃至导致整个东南地区都没有像样的工业。当然这块地区反而成为后来邓小平时代的宠儿,这就是不同时代,不同判断在空间区域上的资源配置反应。
 
当前和平与发展的世界主题改变了吗?我的判断是没有变,但是出现了新的特征。我们坚持这个判断已经四十年,冷战以后三十年也基本上没有大的军事和政治冲突。当苏联退出历史舞台,中国经济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后,尤其是借助次贷危机中国开始在许多方面可以与美国展开竞争的时候,国家关系和安全环境出现新变化了。其实最主要的,是内部风险的升级和新变化,是经济衰退和系统性金融风险。这两大风险又与社会和政治风险勾连在一起,这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遇到的问题,也是中国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
 
可能是基于这个判断,党中央召开了一个高规格的专题会议: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从参会范围来看,全国的“大领导”基本都参加了。可以说这是一个异常重要的会议,也是一个全国动员会。确切的说这是一个开班仪式,不单单是一个动员会,会后这些省部级领导还要拿出几天时间对风险和安全问题进行进一步的学习和研讨。要知道现在是各地的两会时节,中央不惜打断两会节奏开办一个专题班,可见这个议题是多么重要、多么紧迫!这是很罕见的。
 
这样我们心里反而有了底,因为党中央和各级领导已经看到了问题,而且也非常重视问题。从会议发言来看,高层最重视的已经不单单是经济和金融风险,而是更深层、更全面的国家风险和安全。首先是政治风险,道路不能变,党的核心地位不能变,这是稳定和发展的前提,党建工作不能松。其次是意识形态的问题,最近几年的确有点混乱,网络媒体信息庞杂,各种大V和民科泛滥,精神文明建设的确有点落后;当然也需要我们构建更加逻辑自洽的思想体系来融入全球,而不是简单粗暴的自负和孤立,道路和文化自信需要长期坚实地夯筑理论基础,同时又符合尊重人性。在具体面前,抽象是站不住脚的。
 
原本不那么重要的科技风险可能显性化,这从华为、中兴等几家科技型跨国公司最近遇到的问题就可以看到。与过去西方国家的殖民手段依靠军事和商人组织相比,跨国公司是当前金融资本新的全球化逐利方式。当中国也开始出现大型跨国公司并呈现出巨大竞争力的时候,冲击的就是欧美等国的核心利益和逻辑。当然我们自己的问题也很多,过去那种“先发展起来再说”的思路下,不重视原创和知识产权保护以及普遍性的“山寨”模式,的确应该改变。毕竟我们很多领域已经走在了最前沿。核心领域缺乏原创,底层代码掌握在他人手中,这个虽然在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前提下不是事,但是一旦局势复杂,可能隐患就成为明火。这个任重而道远。
 
就紧迫性来看,当前我觉得最主要的是,如何隔离经济金融风险与社会秩序风险的勾连,这是现代经济的基本特征之一。发达国家基本已经做到,你看美国发生了那么多金融危机,欧洲,日本发生了那么多危机,但都只是限于经济金融领域,对国体和社会的冲击和影响有限。为什么这些现代国家能做到,有基本市场文化的原因,投资者风险理念认为,市场本身就是不稳定的,大家已经适应和习惯了。最主要的还是法制和社会保障制度好。政府早就把规则界定清楚,不干预的就不干预,该作为的就要作为,你出了问题哪些是市场自身的规律,哪些是自己的原因,投资要愿赌服输,不行就走法制道路。不能遇到问题就赖政府。政府把边界确定好了,风险就容易阻断,如果经常干预,父爱主义,出了问题自然就埋怨你。这个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里很明确的提到的点,需要我们引以为戒。
 
和平与发展依然是第一主题,但是站在高层的角度,国家安全,即使是小概率事件也要放大去看。所以才在这个时点紧急召开这样的专题班。但是,也没必要一直这么绷着。就像小区家里燃气可能泄露,外面来了小偷,也不能草木皆兵,不去工作了天天在家待着防范。关键是平衡,这就是树立底线思维,在底线之上继续发展经济,而且是高质量发展,别再拘泥于速度情结。发展速度再高,失业严重,环境污染,也没啥意义。发展速度降下来,但是结构好了,就业吸纳密集度高了,也是比高速度好。这就要发展市场经济,私营经济,这是效率的源泉,常识性的东西就不要争论。国家安全要保障,经济还要高质量发展,总之未来几年的任务很重,需要在平衡中前行。我们相信高层的国家治理能力。
 
我先讲这些,谢谢大家。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