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建 > 当前中国经济处于“离”卦:履错然,敬之无咎

当前中国经济处于“离”卦:履错然,敬之无咎

历史上中国最大的外部冲击,来自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和六十年初的苏联断交,对刚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经济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进一步加重了本来就严重的大跃进危机。由于种种原因(非常复杂,带有历史偶然性和必然性),苏联突然于1959年开始撤掉在华专家和停止援助项目,这种断层式的“FDI”坍陷对中国来说无疑是猝不及防的致命性打击。当时引发的后果也是致命性的。先是撕毁600多项援助合同,后来又追讨债务。要知道自建国以来中国经济对苏联的依赖度非常高,尤其是一些大型重工业行业。苏联停止援助对中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这次中美贸易摩擦可能是共和国建国以来第二次大型外部冲击,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冲击。严重的是,在美日欧达成贸易联盟的形势下,中国面对的不仅是美国的冲击,甚至是被排挤出主流世界经济体系的危险。这种形势可能让我们的改革开放成果后退好多年。当然也没有那么严重,中国经济的韧性非常强。只要处理好金融大跃进带来的问题(苏联断交的时候是钢铁大跃进),放低姿态第二次入世,没有大不了的。中华民族本身就是一个坑一个坑爬过来的。
 
同时局势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这么紧张,中间可能还会有所缓和,毕竟这次产业链的重构对美国来说也是需要时间的——需要时间寻找进口替代品。但是,这种缓和可能仅仅是一种回暖式脉冲,贸易摩擦将是一场持久战。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美国和中国的政治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尤其是美国在制裁和遏制中国方面,无论是建制派还是反建制派,共和党还是民主党,达成了前所未有的共识。无论是特朗普背后代表的选民还是特朗普自身的认知结构,都对遏制和打压中国存在强烈的意愿。这或许是大国经济的悲剧。
 
需要反省我国最近几年的战略,尤其是韬光养晦的隐忍战略,还有向世界展示的谦虚低调的市场化姿态,更加融入世界主流经济体系的意识形态表现和语言范式等,这些可能都出现了问题。十九大报告中的一些语言比如党管一切、做强国企、富国强国等,是否引起了西方世界的误解?我们可能没有向世界讲好中国和平崛起的东方故事。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和融解方面,我们似乎做的也不够。文化自信和道路自信,应该置于全球化大背景下。自信不是靠喊出来的,真正的自信是一种强大实力背后威严的静默。喊厉害了的那些专家和学者,误国误民,可能是历史的罪人。
 
经济发展阶段的历史认知,从邓小平时代,到后邓小平时代(江和胡),再到新时代(习),期间的逻辑关联和历史脉络是什么?新时代是否是邓小平时代的传承还是扬弃?我们觉得还是要传承,同时要扬弃。比如过于迷恋经济建设而忽略对社会问题的关注。新时代提出的美好生活是绝对正确的,也是融入世界主流语言和价值体系的(实际上“美好生活”这个词就来自于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菲尔普斯的著作),但是在大战略上还是要从邓小平的思想中汲取,尤其是内敛谦虚的东方智慧中寻找。
 
回到我们老祖宗的易经,当前的局势是一个“离”卦,火与火叠加,主客对立,每一步都决定着生死吉凶。利贞,亨;畜牝牛吉。什么意思呢,书上说的是,主方积极主动,态度坚定地改善自己的素质,应当坚持如此,“利贞”。客方的素质不佳,尽管也积极主动,并且态度强硬,然而,不至于对主方有碍,主方的事务仍然可以顺利进行,“亨”。要注意妥善处理和客方的关系,不要对客方过于粗暴,如果能够让客方像温顺的牝牛一样,蓄养着这样的牝牛,对于主方来说是吉利的。反之,如果态度过于粗暴,激怒客方,客方成了一头凶猛的公牛,对于主方来说,就不吉利了。还有初九爻说的也很好,履错然,敬之,无咎。也就是在开始行事时,由于急于求成而出现错乱,后来能恭敬慎重且未轻举妄动,结果没有发生什么灾祸。这是比较乐观的态度。
 
这是一个十字路口,不破不立,中国经济的成人礼。无论这个年轻的共和国有多少问题,中国是擦不去的印痕,我们也是不缺压力考验的民族,跑到哪里都是黄色的脸。考验一下也好,邓小平说过:中国人如同犹太人,必须有压力才会有创造。巨婴症光靠说教没用,需要自己去体验。美国的柯立芝繁荣之后的结局不也是一场大灾难嘛,事在人为。并且,结局远远不会像我们想像的那么差。拼多多不也上市了吗?这么多的人口,内需并不是完全撑不起来。但是就看政策当局的意愿,对市场多一点信任,少一点母爱和干预,经济才会有真正的成长。
 
最后一点,少放点水,多减点税,还富于民,老百姓才会跟你一起对外。减税造成的赤字用国债来补缺口,放的水买国债,让老百姓自己的钱自己做主减少再分配,这才是一个良性的闭环。减税,代表着一种财政诚意。这么简单的事情,还迟迟搞不下来,财政效率需要改善了。就像人家都打到门口了,你还在那请示报告打官腔,这个谁都救不了。我们在同一条船上,关心这条船才说这样的话,因为时间已经不允许说假话空话了。希望这次压力,首先从改变研究行业的假大空开始。谢谢大家。
 
作者赵建为西泽投资(香港)首席经济学家,济南大学商学院教授,西泽金融研究院院长。
 
本文根据作者在“西泽内部形势分析会”中的发言整理,有大面积删节。文章观点不代表所在单位意见。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