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9年10月09日 09:45

赵建:去房地产化与经济软着陆

赵建:去房地产化与经济软着陆
——一场“空中换引擎”的危险游戏
 
摘要:除了对经济的拉动效应,中国货币、信贷和财政政策的实施,也需要房地产来传导和支撑。房地产的“波粒二重性”体现在需求侧的”消费+投资“双重属性,政策面的“信用+财政”双重属性。然而房地产的过度发展,像一个有害物种一样侵蚀着经济生态,使整个实体经济越来越缺乏“赚钱效应”,最终有可能导致系统性的政策和市场“双失灵”。在经济下行期,中国经济要摆脱房地产依赖症实现高质量发展,类似飞机高空中换引擎,具有较高的宏观风险。综合平衡下的次优选择是......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25日 09:37

赵建:当前经济研究产业链的困境与再造

问:您曾经在业界工作多年,在金融机构一直做研究工作,现在出来建独立的研究院或者说智库,是基于什么考虑?
 
答:首先从大的政策背景来看,党的十八大非常支持新型智库的发展,提出建立多元化的思想和意见表达市场,以提高政策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程度和容错纠错能力。在这个大背景下,我们建立独立的智库,深刻洞察和独立表达,传递有温度的理性,是我们建立西泽研究院的初心。
 
毕业后在金融机构工作接近十年,这十年对我至关重要。首先一点是让我发现中国经济学和金融学的教育,存在很多问题。其实并不是通常说的无法“学以致用”,我一直不赞成大学的教育完全遵......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0日 10:03

降准的政治经济学:谁能决定水流的方向?

树长不到天上,水也只能向低处流。当经济进化到无比复杂的现代经济体,当货币深化到无比精致的现代金融体系,宏观管理的理念和工具进化了多少?
 
比如,商业银行的“商业化”程度,市场经济的“市场化”比例,现代公司治理的“现代化”进程。比如,定向降准这一为了维护政策“道德”而有违货币自由本性的无奈手段。
 
如果货币是中性的,那么所有依靠货币刺激的增长都只是一个幻觉。只是因为,货币滥发的社会成本还没显现,它们可以在不同代际之间转移。如果货币扩张的时滞可以长时间延迟,那么货币政策的选择本质上是一场信用资源的代际......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3日 09:43

中国经济的“安全边际”还有多大?

时间过得飞快,非常高兴能在线上跟大家交流一下关于这半年来我们对整个宏观经济的一些研究与想法。
 
去年12月份我们写了一篇展望今年的宏观报告《拐点的临近》,报告中就较为担心今年会有一个大的变化,即全球经济衰退并可能伴随一场金融危机的出现。这篇报告里的第一句,我们认为“除了全球性金融危机,再也没有其他的可以给各国央行带来共识的事情了。金融危机像一个外星人,当他再次光临地球的时候,各国之间只能摈弃前嫌一致对外”。只有当危机再次发生的时候,中美之间才可能就摒弃现在所谓的贸易战,联手起来共同抗击这个“外星人”。
 
十年以前美国次......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26日 14:08

历史正在进入“马克思时间”

历史正在进入“马克思时间”
使一个国家变成人间地狱的,恰恰是有些人总想试图将其变成天堂。——哈耶克
 
资本是没有办法才从事物质生产这种倒霉的事情,它也不愿意去从事物质生产,它总希望有更快、更轻松的赚钱手段……——马克思
 
 
不管承认不承认,经济学世界正在经历一场轮回。如果凯恩斯主义再次失败,统治经济学的下一位会是谁?
 
向左还是向右?有两条道路摆在面前。两个犹太人指引的道路:一条是马克思,一条是哈耶克。他们在经济学思想的左右两极,看上去很远,实际上很近。近一个世纪前兰格和米塞斯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21日 09:38

央妈的心事

在全球央行开启降息大潮,经济数据依然较好的美联储都忍不住加入的背景下,中国央行却“我自岿然不动”(LPR上降的几个bp并不属央行降息),这引发市场诸多猜测:央妈到底在想什么?
 
其实央妈现在心事重重:货币政策正处于一个尴尬时间。一方面利率市场化最后一脚已经踢出,存贷款基准利率要与市场利率“两轨并一轨”;另一方面新的利率传导机制还没建立,原来的基准没了,降息到底该降谁的息。
 
利率市场化本身就是对管制工具的放弃,求仁得仁,没啥好纠结的。只是在这个全球货币政策大变局的关键阶段,中国央行必须面对利率市场化对自身货币政策能力削弱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15日 09:43

最后的银行风口:再谈存款立行和零售转型

文 | 赵建 吕爽
目录
话题一:如何理解“存款立行,谁来立存款”
话题二:利率并轨如何影响银行的零售业务发展
话题三:银行资产管理业务发展对银行零售业务的影响
话题四:金融科技对零售业务的价值在哪里
 
话题一:如何理解“存款立行,谁来立存款”
 
吕爽:赵建老师曾经也是多年的银行从业人员,自己出来独立做研究以后也是长期跟踪银行的业务发展,像今年上半年的时候,赵建老师就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是《存款立行谁来立存款》,根据这篇文章,对于近年来各家银行发展零售业务的情况有什么看......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2日 09:45

美联储看到了什么?从“鸽派加息”到“鹰派降息”的诡异逻辑

美联储看到了什么?从“鸽派加息”到“鹰派降息”的诡异逻辑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
 
没有任何悬念,在市场预期已经打满的情况下,美联储乖乖的按时按量降息。唯一一点保持“央行独立性”和鹰派面子的是鲍威尔的讲话。“当前降息并不意味着未来降息,并不意味着启动降息通道”的说法,就像失去节操的人为自己的牌坊做软弱无力的辩解。鹰派的强硬形象,也只能用语言来表达和对冲。
 
但即使这样,市场也并不买账,用大跌来表达利好出尽和对鲍威尔“狠话”的不满。这又是一场美联储与市场的大型对决,后者已经将前者绑架,资产泡沫成为“人质”,即使美联储按期降息交了部分“赎金&r......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5日 13:40

对话 | 后工业化时代需要什么样的国家能力

对话 | 后工业化时代需要什么样的国家能力
本文为西泽研究院院长赵建教授在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改革开放四十年尖峰对话”活动中,对文一教授演讲的点评发言,有删改。
 
如果说前工业化时代的国家能力是计划和大一统下的举国体制,工业化时代是新威权主义与激发基层活力的市场体制结合,那么后工业化时代,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国家能力?
 
如果说中国的工业革命1.0、2.0需要的是家长制、威权型和忽视个性自由的流水线工厂作业模式,是政府的集中动员和有为而治,那么以人力资本为主的轻资产、信息化和创新式的工业革命3.0,需要的可能就是友好型、服务型、尊重个体诉求的国家能力,是政府加强法律等软性基础设施后......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2日 09:39

赵建:沙堆模型与金融危机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
 
本文发表时间为2015年6月股灾发生前,对当前的中国金融市场尤其是信用市场有借鉴意义。
 
目录
一、沙堆模型告诉了我们什么
二、沙堆模型在金融危机研究中的应用
三、 用沙堆模型来解释本次股灾
四、启示和建议
 
一、沙堆模型告诉了我们什么
 
沙堆模型描述的是,随着沙子的不断累积,沙堆会抵达到一种临界状态,这个状态下沙堆中的所有沙子会变成一个联系紧密、休戚与共、一体化的自组织(突变为复杂系统),其中任何一个沙子的变化或者沙......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18日 09:55

金融并轨与资产价格闯关

金融并轨与资产价格闯关
——原理、路径与后果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
股市从审批制向注册制转型,房市打通一级土地市场与二级住房市场,债市清理一二级市场套利,存贷款管制利率放开并进一步与市场化利率挂钩,信用市场正在打破刚兑,按照资管新规的精神进行表内表外大并轨......
 
金融并轨的直接目的是回归“一价定律”,消除套利机会和抑制投机资本。“一价定律”就像等水位线,当体制内外的估值体系并轨的时候,高估值的水位将不可避免的下移。
 
金融并轨是整个金融体系的乾坤大挪移,并非只是资金价格......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09日 16:33

卷土重来 暮色苍茫——2019宏观中期展望

卷土重来 暮色苍茫——2019宏观中期展望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已经半年,半年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中美贸易战一波三折,全球风险资产大起大落,美联储降息卷土重来,仿佛一个轮回的开始,也验证了我们半年前写的《拐点的临近》。中国经济动态探底悬于一“竖”,恐怕再下一个台阶。从高速度到高质量,是后发展时代一次史诗级的“软着陆”,但前提是风险成功出清,信用周期能够“软着陆”。
 
从宏观策略来看,在二阶变化的“混沌时刻”,核心资产的交易已经非常拥挤,新的看多机会需要宏观风险偏好的整体提升。从中美贸易摩擦变局、全球货币政策转向、......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17日 09:34

如何理解“坚决遏制复杂结构产品死灰复燃”?

按:近期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指出,坚决遏制复杂结构产品死灰复燃。对此我们需要深入探讨金融深化和金融空转之间的区别,在坚决遏制复杂结构空转套利的同时,继续推进中国金融深化和市场化进程。本文首次发表于2017年8月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原标题为《金融深化还是金融空转:大监管时代的罪与罚》。
金融产业链的迂回拉长,或者金融产品的多层分级和嵌套,并不一定是在制造脱实向虚或者资金空转,也可能是金融产业发展演变过程中,生产日益专业化、分工日益精细化的内在需求,以及为满足需求端不同风险偏好而进行的敞口再分配。当前监管部门对金融业的同业迂回模式进行全面整肃,从长期来看有利于金融业的健康有序发展,但......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24日 09:39

风暴眼中的比特币

美元始终解决不了“供给的主权性和需求的跨国界性”之间的特里芬难题。在现代货币理论(MMT)泛滥的赤字世界里,全球货币体系越来越不稳定。天下苦秦久矣,这个不是货币的货币能否依赖其超主权性质,在美元霸权的体制之外另立货币王国?还是,仅仅就是一场披着货币外衣的大骗局?
 
岁月静好的日子总是短暂,风云诡谲与暗流汹涌在贸易战的大背景下,又成为国际金融市场新常态。每当全球投资者进入“risk off”状态的时候,避险资产就成为拥挤交易的对象。传统的避险资产是美元,美债,黄金,日元,日债等等。
 
然而除此之外,最近又增加了一个受追捧的对象,叫......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23日 14:43

赵建:华为精神是一种什么精神

本文根据赵建院长内部座谈讲话整理。有删减。
一、华为精神是毛邓两个时代精神资源的合成
今年是建国70周年,如果说有多大成就,物质层面自不必言,我觉得将毛泽东时代的自强自立、艰苦奋斗,与邓小平时代的开放豁达、谦逊务实,这两个精神结合在一起的华为精神,是一个令人振奋且充满希望的代表性精神成果。
 
可以说这是中国建国70年,几代中国人付出巨大的代价形成的精神资源。它继承了建国初期三十年的艰苦创业精神,但又不固步自封、盲目排外;它继承了后四十年改革开放精神,但又没放弃独立自主,也不历史虚无。
 
所以,在中美贸易战的硝烟让人们充满......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29日 09:43

社融的一“竖”能否托起经济的一“横”

社融的一“竖”能否托起经济的一“横”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王菲《我愿意》
供给侧改革,是一件很玄的事情,如影随行,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
 
但经济维稳,则是一种刚需,看得见,逃不掉,是最实在的人间烟火,柴米油盐。
 
谁愿意为了很玄的爱情,不顾一切的放弃眼前的苟且?
 
你不愿意,政府也不愿意:
 
在经济短期周期性下坠的时候,改革的长期结构性力量就显得像爱情一样玄妙但无力。关键时刻还得靠简单粗暴的社融、基建与房地产。<......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25日 09:35

一文读懂利率并轨对银行、企业和个人的影响

一文读懂利率并轨对银行、企业和个人的影响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 张鹏(西泽研究院研究员)
 
利率市场化是一个渐进式过程,利率并轨产生的影响虽然逐渐显现但是导致的后果却是非常巨大。中国式影子银行,便是在双轨制过程中产生的过渡物种。从理想图景来看,利率并轨消除了市场化利率和非市场化利率之间的套利空间,影响了金融机构特别是商业银行的资产配置行为,一些基于利率双轨制的过渡物种比如作为高息揽储工具的银行理财产品将要消失。那么利率真正并轨后,对银行、企业和投资者究竟有什么影响?需要我们运用金融学理论进行“思想实验”和“沙盘推演”。
 
需要注意的是,利率市场化或利率......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22日 09:26

存款立行是个伪命题,做零售银行需要重塑集体心智和组织气质

当前,中国的经济发展和金融监管已进入全面的新常态,银行业经营逻辑发生了根本变化,零售转型乃大势所趋。
 
立于变革之中,回首转型之路,需重审过往经验,厘清战略误区,回归本源,才能坚定前行步伐。面对市场环境之变,客户需求之变,旧有观念与业务角色有了新变化,唯有把握本源逻辑,顺应时代发展,产生新理解、做出新变化,才能固本清源,走出特色化之路。
 
立足现在,当放眼未来,战略是前行之本。一个好的零售银行一定不是技术层面的,必然重塑了组织心智与文化气质,对“道”的层面的理念将深化改革之路。
 
本文为《零售银行》杂......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8日 09:40

流动性泛滥与信用违约潮:一首迟早奏响的“冰与火之歌”

流动性泛滥与信用违约潮:一首迟早奏响的“冰与火之歌”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
 
数据回暖,央妈开始节制。但国开姨很忙,四处救火,因为一些地方平台违约的狼烟四起。然而,每一次兜底,都给交易员打一针兴奋剂:越烂越买。买城投债是一种信仰,而不是简单投资。
 
何时是个头?谁绑架了谁?光靠“央妈+国开姨”的基础货币就能拯救“债务藩镇”的一地鸡毛?若如此,总要付出泡沫和通胀的代价。因为你在为一堆有毒资产凭空印钞!
 
 
社融超预期增长(环比增长了四倍),意味着中国又成功的制造了一次“信用脉冲”。商业银行通过信用......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5日 09:30

社融超预期与股市再出发:“盈利牛”能否接力“融资牛”?

社融超预期与股市再出发:“盈利牛”能否接力“融资牛”?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
最近一年政策周期的演进脉络是,去年上半年货币端见底,央行连续五次降准大幅宽松;下半年信用端见底,监管部门下指标商行加快信贷投放;今年初两会后财政端见底,去年下半年开始酝酿的基建项目开始加快落地。货币信贷宽松经过半年时滞后开始出效果,但并不一定像上一次那么强劲。3月社融货币数据有季度扰动,但总体上还是超预期回暖。
 
信用数据好不一定利于股市。货币宽松预期开始下降,利率中枢很难再下,信用市场对股市在资金面也有挤出效应,况且通胀正在蠢蠢欲动,分母端的压力正在变大。但社融和经济数据正在提升分子的盈利预期(注意不是现实是预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