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建 > 文章归档 > 2019年12月
2019年12月30日 09:41

赵建:庚子年的思与虑——2020年宏观展望

赵建:庚子年的思与虑——2020年宏观展望 庚子年,1900、1960,都是不平凡的年份。2020又是庚子。我们当然不相信甲子轮回的宿命,但最近几年发生的事情可能只是因身处其中,再过几十年后会觉得一样的苍凉宏大。至少最近五年“逢双难过”(2016、2018比较难;2017,2019相对好一点,注意是“相对”)的统计规律还是让人有点隐隐不安。   不得不说,2019年是个事件因子驱动的宏观大年。无论是中美摩擦、货币转向,还是英国脱欧、地区冲突,都成为金融市场的直接冲击源。充...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3日 09:39

零售银行转型的“死亡之谷”

零售银行转型的“死亡之谷” 《金融科技与零售银行转型报告——趋势、逻辑、案例与方案》,是在国家金融发展实验室的委托、支持和指导下形成的,与西泽研究院一起发布的一篇大约三万字的报告。这篇报告是根据我的工作经历和最近的一些调研最终完成的。现在银行业都在拥挤的向零售银行转型,但是我想说的是并不是每个银行都可以做零售,而且数据显示,与美国当年的情况类似,中国银行业零售银行的“死亡之谷”已经出现,就是资产规模5000到一万亿左右的银行,转...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16日 09:38

赵建:中国的信用与货币之谜

赵建:中国的信用与货币之谜 ——常识、原理与方案   最近与金融界的学者和业界人士交流,发现有些人其实不太理解货币、信用、债务等之间的区别和关系。有些人把货币等同于信用,有些人把货币等同于流动性,有些人将信用等同于债务,甚至有些政策层的人士也混淆了这些概念。   而在现实中,中国的信用与货币充满了理论无法解释的谜团,比如货币为何增长这么快,为何没有引发大的通胀,等等。最近三年的一个现实问题是,社融走势与M2走势持续背离,出现...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06日 09:43

该不该保“6”?政策的十字路口与历史的教训

该不该保“6”?政策的十字路口与历史的教训 先不要着急用猛药,毕竟现在财政赤字前所未有的大,货币政策在通胀的压力下也越来越有限,政策资源已经变得非常昂贵,所以钱更应该用在刀刃上。我的建议是,在当前经济已经出现边际缓和的情况下,还是让子弹再飞一会,保持现在的政策力度先不变,看看这些改善的迹象能不能成为筑底的力量。最重要的是,要改变政府单打独斗的境地,改善企业家和投资者的预期和信心,通过市场调动起民营企业的力量和最基层的力量, 才能建立抗通缩统一...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02日 09:41

赵建:历史关口与个人选择

赵建:历史关口与个人选择 核心观点:   1,中国作为转型社会,短短百年间出现多个历史关口,所谓百年大变局。1919,1949,1956,1966,1976,1994,2002等,都可以看做是大的或者小的高阶变化的关口。当前的社会主义新时代,是最近的一次时代变迁。   2,频繁的高阶拐点,制度变迁和政策变向,是尚未完成社会转型和未进入成熟社会的表现,当然这也意味着存在更多的不确定和套利机会。趋势红利的不断涌现,初期可以更好的推动社会进步,但当分配性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