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建 > 文章归档 > 2019年04月
2019年04月29日 09:43

社融的一“竖”能否托起经济的一“横”

社融的一“竖”能否托起经济的一“横”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王菲《我愿意》 供给侧改革,是一件很玄的事情,如影随行,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   但经济维稳,则是一种刚需,看得见,逃不掉,是最实在的人间烟火,柴米油盐。   谁愿意为了很玄的爱情,不顾一切的放弃眼前的苟且?   你不愿意,政府也不愿意:   在经济短期周期性下坠的时候,改革的长期结构性力量就显得像爱...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25日 09:35

一文读懂利率并轨对银行、企业和个人的影响

一文读懂利率并轨对银行、企业和个人的影响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 张鹏(西泽研究院研究员)   利率市场化是一个渐进式过程,利率并轨产生的影响虽然逐渐显现但是导致的后果却是非常巨大。中国式影子银行,便是在双轨制过程中产生的过渡物种。从理想图景来看,利率并轨消除了市场化利率和非市场化利率之间的套利空间,影响了金融机构特别是商业银行的资产配置行为,一些基于利率双轨制的过渡物种比如作为高息揽储工具的银行理财产品将要消失。那么利率真正并轨后,...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22日 09:26

存款立行是个伪命题,做零售银行需要重塑集体心智和组织气质

当前,中国的经济发展和金融监管已进入全面的新常态,银行业经营逻辑发生了根本变化,零售转型乃大势所趋。   立于变革之中,回首转型之路,需重审过往经验,厘清战略误区,回归本源,才能坚定前行步伐。面对市场环境之变,客户需求之变,旧有观念与业务角色有了新变化,唯有把握本源逻辑,顺应时代发展,产生新理解、做出新变化,才能固本清源,走出特色化之路。   立足现在,当放眼未来,战略是前行之本。一个好的零售银...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8日 09:40

流动性泛滥与信用违约潮:一首迟早奏响的“冰与火之歌”

流动性泛滥与信用违约潮:一首迟早奏响的“冰与火之歌”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   数据回暖,央妈开始节制。但国开姨很忙,四处救火,因为一些地方平台违约的狼烟四起。然而,每一次兜底,都给交易员打一针兴奋剂:越烂越买。买城投债是一种信仰,而不是简单投资。   何时是个头?谁绑架了谁?光靠“央妈+国开姨”的基础货币就能拯救“债务藩镇”的一地鸡毛?若如此,总要付出泡沫和通胀的代价。因为你在为一堆有毒资产凭空印钞!     社融超预期增长(环比...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5日 09:30

社融超预期与股市再出发:“盈利牛”能否接力“融资牛”?

社融超预期与股市再出发:“盈利牛”能否接力“融资牛”?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 最近一年政策周期的演进脉络是,去年上半年货币端见底,央行连续五次降准大幅宽松;下半年信用端见底,监管部门下指标商行加快信贷投放;今年初两会后财政端见底,去年下半年开始酝酿的基建项目开始加快落地。货币信贷宽松经过半年时滞后开始出效果,但并不一定像上一次那么强劲。3月社融货币数据有季度扰动,但总体上还是超预期回暖。   信用数据好不一定利于股市。货币宽松预期开始下降...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03日 14:11

中国银行业“进化论”:商业银行、影子银行与投资银行

中国银行业“进化论”:商业银行、影子银行与投资银行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 张鹏(西泽研究院研究员)   中国实体经济的新旧动能转换,映射到金融动能层面,是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作为金融主导产能的转换。很显然,旧资产当前依附在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有些正在恶化成有毒资产,有些则在流动性的马尔福林液浸泡下僵化(挂账、展期、借新还旧)。   而投资银行,注意我们这里说的是真投行而不是通道(非标),则是培育中国新经济、新周期的金融新动能。   ...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03日 09:28

利率并轨与大类资产重定价

利率并轨与大类资产重定价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   利率并轨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价格闯关。确切的来说是金融商品的价格闯关。上世纪商品市场双轨并轨和价格闯关引发的市场波动仍让人记忆犹新,那么金融商品价格的闯关即利率并轨会引发什么样的宏观后果?这个实际上自2015年开始,金融市场就已经开始释放和出清。当前的利率并轨对大类资产重定价可能已经影响不大,因为当前金融市场上,可市场化定价的金融产品在边际上已经占主导。而那些仍处...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02日 09:37

房地产税:中国的“李嘉图难题”

文 | 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 “……节约者则成为……双重征税的牺牲品”——费雪:《资本与收入》,第266页。 如何在一个债务泡沫上“悬崖式”征收资本资产税,这是一个世界级难题。我们姑且称为“李嘉图难题”。   泡沫可能只有破灭时才能确定存在,我们尚且不去争论。但有意思而又吊诡的是,美股和中房,这两个公认的全球最硬的两大资产泡沫,最近十年都存在一个政府免费发行的宏观看跌期权。美股是美联储看跌期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