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我们采用国际通用的危机管理方法,对当前疫情所处的阶段进行分类,认为当前已经过了以“疫情暴发+被动防御(休克疗法)”为主的初期阶段,进入了以“疫情平稳+双方拉锯”的第二阶段。不同阶段有决定局势走向的主要矛盾,当前阶段的主要矛盾开始从初期的“病毒快速暴发与人们应对不足”之间的矛盾,转换为“疫情休克疗法与社会经济秩序停摆”之间的矛盾。针对这个矛盾,政府应该逐渐从过去“休克疗法”式的被动隔离策略,转为更加富有弹性,更加精细化和多样化的主动防治策略,有效平衡疫情加重和生产恢复之间的关系,预防疫情之外的新生、次生风险发生。
 
一、当前防疫战况的基本判断
 
新冠病毒肺炎的传染程度和持续时间前所未有,超过了十七年前的非典。从全国各地防治情况和各项数据指标来看,可能还要持续至少一个月的时间。这决定了本次疫情防治既不是短期内解决问题的“速决战”,也不是极度悲观的“崩溃论”,而是一个需要几个月甚至半年时间的“持久战”,这个判断决定了应对的战略和策略。按照危机管理的分类方法,需要分阶段、分类别进行分析和应对。简单的说可以分为初期(暴发期+防御战)、中期(控制期+拉锯战)和后期(修复期+消灭战)三个阶段。
 
各方面迹象表明,当前的疫情形势已经过了暴发期,处于相对平稳和互相拉锯的第二阶段。判断依据:
 
1.除了湖北因“人为因素”大幅跳升外,其它地区的确诊和疑似病例已经连续多日同比下降,而且疑似数已多日低于确诊数。湖北的确诊和疑似数量在异常值后快速下降。
2.重灾区湖北的防控和救治,已经从前期的被动阶段进入主动阶段。由于湖北是主战区,湖北稳则全国稳。
 
3.治愈人数连续多日大幅提高,治愈率稳步上升,除了医疗条件的改善和临床经验不断积累外,人体自身抵抗力和病毒的杀伤力也可能有所下降(流行病理学)。
 
4.社会恐慌已经逐渐消散,士气平稳,各项措施和举措有条不紊的展开。
 
5.病久成医,预防和治疗药物正在加速研发,预计很快就有成功的药品和疫苗投入临床。
 
作为一个大国,战况也存在显著的地区间差异。从各方面情况来看,湖北等重灾区难言完全度过了暴发期,可能还是处于被动防御期的末尾阶段,关键还要看新增隔离和治疗设施的容量和效果,但基本上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段。其它地区大部分进入了“战疫”中期。有些省比如山东省由于远离病毒发源地,在暴发初期就利用集中式的治理优势(在发展经济时往往被批评为劣势)果断采取休克式隔离手段,纵向从省市级一竿子插到村镇级,横向整合各机关部门和专业事业单位,形成了虽然简单“粗暴”但非常有效的包干制、社区型、乡土型网格化管控格局,取得了显著的成果,当前稳步进入防疫战第二阶段。
 
二、第二阶段的主要矛盾与重点难点
 
从疫情防控经验来看,防疫战第二阶段是时间最长、最关键的一个阶段。第一阶段暴发期的主要矛盾是病毒快速暴发与人们应对不足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决定了当时的局面和主要策略。
 
第二阶段在将疫情控制在可控范围后,主要矛盾转变为“疫情防控与社会经济停摆”之间的矛盾,这是个两难选择的平衡问题,体现为:如果要恢复经济正常活动,则疫情可能有再次暴发的风险;而如果为了控制疫情迟迟不复工复商,则经济很可能陷入困境,时间久了导致大批企业破产、产业链断裂和人员失业,造成更为严重的新生、次生风险。事实也证明,2009年美国猪流感严重加剧了当年的金融危机。
 
我们需要认识到当前第二阶段战局的主要矛盾,不能认为疫情数据有所改善就掉以轻心。实际上相对于第一阶段,第二阶段的局势更加复杂严峻,因为第二阶段面临:
 
1.多重战线,难以兼顾。疫情第一阶段虽然病毒凶猛,但对防治来说目标单一,方法简单有力,思想统一,社会普遍重视,能迅速建立抗疫统一战线。但第二阶段不仅要继续防疫抗疫,还要兼顾经济、社会、金融等多条战线。
 
2.多重风险,艰难平衡。要复工,疫情防控将面临巨大压力,前期成果很可能功亏一篑;不复工,很多企业熬不过一个月,十几年培育的产业链有可能断裂,大量低收入人群可能重新返贫,时间一久所造成的经济和社会风险很可能不次于疫情。
 
3.多个部门,不易统筹。如果说主攻病毒的第一阶段主要动用医疗和疾控资源,那么第二阶段要动用税务、民政、工商、交通、产业园区等多个模块,这些部门如何整合在一起形成合力,对管理者能力也是个考验。
 
第二阶段需要增加关注的重点、难点在:一是国内重大产业链、供应链断裂风险;二是民营中小企业的破产风险;三是重大物资、城市生活必需品的供应问题;四是局部地区和特定群体的积聚式债务违约风险;五是低收入群体的失业和日常生活保障不足问题;六是重大投资项目的中断和撤资问题;七是各种矛盾激化引发的群体性事件。
 
如何顺利从第一阶段顺利转入第二阶段,这个过渡和切换也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包括如何消除病毒防御战时封路、封区等隔离措施造成的交通障碍和要素流动阻梗,如何消除人员流动加大带来的心理恐慌,如何界定复工后发生传染问题的责任等等。这些都需要管理者转变思维,由被动一刀切消除疫情暴发风险,转变为主动采用综合措施在容忍一定传染率、守住底线的情况下,保障经济和社会的正常运转。这个类似于银行经营过程中对一定不良率的容忍——要想发展必须要容忍一定的不良率,否则零不良率零收入,发展停滞、经济崩溃则是更大的次生风险。
 
三、疫情拉锯战阶段的应对策略
 
明确第二阶段从单一防疫到综合平衡的思路转换,建立拉锯战更复杂艰难的思想准备,形成“主动防护、保障复工”的理念。统一思想认识和行动,组建有经济管理经验、有较高组织和平衡能力的干部队伍,强化“一手抓防疫,一手抓经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具体建议有六条:
 
1.建立小组,组织保障。各省疫情处置小组下专门组建疫情经济恢复小组,处置小组组长兼任经济恢复小组组长,相关部门负责人和各地级市分管经济领导作为小组成员,并由经济专家、企业代表、员工代表等组成顾问小组,形成强有力的组织保障。
 
2.摸排情况,压力测试。组建专项课题组,摸排各省市重要产业链和供应链、各地重要纳税和就业大企业、民营龙头企业,抽样各行业中小企业、商户、个体户等机构的营收和现金流情况,按照延迟开工、半复工和全复工,无感染人员和突发感染人员等多种情形进行压力测试,初步测算其延期复工和半复工容忍度,检验其订单和现金流脆弱性,形成分门类别下的数据库和风险地图,做到盘点清楚、心里有数。
 
3.配套防护,政府主导。对逐步复工的企业,由所在地政府相关部门集中提供防护指导和防护设备,成本可由双方协商负担。严禁向复工企业征收保证金,这些乱作为不仅没有在特殊时期呵护好企业,还“雪上加霜”、“落井下石”,对企业造成二次人为伤害。政府提供的配套防护服务既要包括设备和物料等硬件,还要有防护流程和知识指导及心理辅导等软性服务。
 
4.减税免租,协调劳资。非常时期(相当于战争,敌人是无形的病毒),各方应该互相理解、共度难关。由各地、各级政府部门组成协调小组,依据前期统计测算结果对由于疫情原因经营困难的企业,视情况全部或部分减免地方税费,特殊时期可以暂缓或拖欠五险一金。各地产业园区、写字楼和工厂聚集区街道办作为协商牵头人,视情况组织租户和房东及物业公司,适度减免房租和物业费。协调企业和工人在延迟开工和半复工期间的工资问题,引导企业在可以维系的情况下尽量不要裁员,可以保证基本工资或者适度降薪。
 
5.纾困基金,破产救助。专项拨款建立疫情时期中小企业纾困基金,对疫情时期集中偿付贷款和应付账款导致现金流紧张的企业给予援助性贷款,原则上不计利息。对由于疫情导致的经营不善的企业给予资金救助,政府可以作为担保为企业贷款、企业间应收应付账款等债务提供信用支持。
 
6.分类指导,多样复工。各地组织专家小组,由省级小组统筹,对各类企业的复工形式进行分析(可以借助大数据和AI模型),形成分门类别的指导意见。鼓励企业采取多种形式的复工,比如居家作业和轮班分班制度,最小化减少积聚人数。政府自身要简化流程,能线上办公就线上办公。建立疫情时期政务绿色通道,一些手续流程能简则简,也可以备注后疫情结束后办理,最大化的减少特殊时期的“非战斗”成本和损失。
 
本文根据上报的内部报告整理,有删节。
话题:



0

推荐

赵建

赵建

188篇文章 1次访问 240天前更新

西泽资本(香港)首席经济学家,济南大学商学院教授,西泽金融研究院院长,山东省普惠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山东大学特聘硕士导师,中国企业家联合会特约研究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中心特约研究员,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新华社特约分析师、财新、雪球、格隆汇等专栏分析师,新浪财经意见领袖。多篇财经评论文章阅读量超过10w+,在业内引起较大的反响。曾担任青岛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平安银行宏观研究中心主任,在美国尼亚加拉大学金融实验室、招商银行总行博士后工作站从事宏观经济和商业银行经营管理研究工作。在《经济研究》、《经济学动态》、《金融研究》、《江海论坛》等国内外学术期刊和会议专刊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财经评论百余篇。

文章